•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之二)故鄉行
                   (本文發表于1993331日《陽江報》頭版)

        春節前夕,我終于回到了闊別的故鄉。離開故鄉到異地求學、謀生已近半個世紀了。雖然一九七二年曾返鄉一次,但是距今也有二十多年了。確有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覺。
        這次承蒙陽東商業局陳永威先生的盛情邀請,使我得以了卻思鄉之情。我剛從南京到達廣州,他就從陽江開小車來接我。一路上,我飽覽了改革開放后,南粵勃勃生機的城鄉景象。隨著江城的臨近,心潮逐浪高,往事歷歷浮現眼前……
        那是一九四五年冬,抗日戰爭剛剛勝利,九歲的我和母親在三叔的帶領下,由新洲往廣州我的父親處。出發那天,我早早就醒來了,怕的是母親不帶我走。父親是早年離開故鄉出外謀生的,我從記事起,還沒有見過父親的身影。路上又是乘船又是步行,夜宿旅店,足足經過了三天多時間才到達廣州。對比之下,現在是天塹變通途了。小車飛速行駛,往年三日的路程,今日只需要幾個小時走完。這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啊!
          
      在故鄉熱情接待我的除了陳先生之外,還有三叔的兒孫們阿志和阿錦,還有外甥繼明、表哥佰森、杰生等。陳先生特意在僑聯大廈為我包了個房間。親人們輪番宴請,使我這個遠方的游子嘗到了家鄉的鮮蠔、沙蟲、魷魚等美味佳肴,熱情的女主人英梅殷勤備至,使我賓至如歸。家鄉人真熱情而好客!
          
      走在江城的街道上,不禁使我想起一九七二年返鄉的情景:
        那是十年動亂的年代,我們兄妹三人從四面八方返家鄉探望當時在新洲的父母。我到達陽江城時,接不上去新洲的汽車,只好在車站附近旅店住下,然后按地址到興無街找杰生表哥,表哥表嫂都在學校教書。至今還記得他們住在一所像大廟似的房子里。江城的老街道冷冷清清,行人穿著幾乎是清一色的藍黑服裝。我順著街道獨自走到漠陽江橋頭,佇立良久,望著漠陽江水緩緩流過,心意茫然。如今,我又走在江城的這條老街上,高樓矗立,但人事已非。摩托車塞滿街頭,樂聲悠揚,購辦年貨的人們花花綠綠,摩肩接踵,一派喧騰、興旺的景象。
        我象當年一樣,向漠陽江橋頭緩緩走去,尋找當年的足跡。兩旁那些舊樓房已蕩然無存,商店里擺的現代化商品應有盡有。我來回兩次走在橋上,望著冬日的河水緩緩流去,聽著摩托車聲和振耳的流行樂曲,久久陷入遐思:我的故鄉已今非昔比,她已溶匯到全國改革開放的洪流中。
        入夜,故鄉的夜很美,節日的彩燈映照得街道亮如白晝,卡拉OK廳遍布,酒樓掛上客滿的牌子,霓虹燈勾勒出現代都市的風采,喧騰到深夜,故鄉人心里熱啊!
        我到陽江的第二天,兩位學生分別從陽東和平岡來看我。能在家鄉相聚,大家格外高興。我和遠在南京求學的家鄉子弟結下了深厚的師生之情。其中項仲貞是去年分配回到故鄉的,另一位關振斌,也將于今年畢業。他們都是三好學生,品學兼優,在我校所有廣東籍學生中名列前茅,為我們家鄉人民爭了光。我們家鄉子弟是好樣的。
        我離開故鄉的那天,陳先生在茶樓為我餞行,親自駕車送我到車站,杰生表哥來了,拿來家鄉的蠔豉等特產;三叔的孫子阿錦也來送行……短短的三天,我沉浸在故鄉人的親情之中。今天又要遠行了,心里真有別情依依的感覺。

                           返回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