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返鄉祭祖記(返鄉小電影解說詞)

        2006年清明時節,四叔和我們三兄弟及我的夫人、兒女回到祖籍陽江新洲鎮北股沅安村,和全村陳姓同宗后代百余人祭掃先人墓地。我和大哥距上次回鄉相隔十一年。我的夫人、兒女則是首次踏上回鄉路,認祖歸宗。我們這個大家庭一行十多人分別從香港、南京、廣州、中山等地回故鄉祭祖。這也許是空前絕后的事。

        我們的故鄉沅安村,三面環山,風光秀麗,田野一片翠綠。這里,作為“荔枝之鄉”北股的一個村落,這時正荔枝遍野,正開花結果。

        清明時節雨紛紛,但老天照顧遠方回來的游子,這天并未下雨,只是雨霧迷濛,正合祭掃先人的氛圍。

        百多鄉親齊聚在果樹叢中的墓地周圍,供奉祭品,拜祭緬懷祖先,香煙繚繞,鞭炮齊鳴。四叔特地在江城訂購乳豬一頭,供奉先人,引起眾鄉親矚目。

        我們首先祭掃崇杰公,他是我祖父的祖父。而后依次拜祭大林公、祖父和我們的父親等。

        為了支持家鄉的建設,我們兄妹四人捐款三千元,受到村長賢偉和鄉親們的贊揚,并用大紅紙張榜公布。

        回到村里,我們特地到父母回鄉時建造和居住了四五年的屋子前合影留念。

        后又找到我出生的老屋。這所房子就是我和大哥的出生地。最少歷經七十多年了,現在是一片破敗景象,門庭依舊,人事已非。

        這口水井是歷史的見證,母親常說,我出生沒幾天,她就要到這里來挑水。現在村民們還用著這水井。我兒時也常和堂兄弟們在這周圍玩耍。

        我們這個大家庭的成員都漂泊四方,四叔有詩一首《我的家?!》:詩云:“舍弟臺灣有六口,諸侄廣州亦三家,南京任職已入籍,中山執教也定居,流浪香港還有我,惟憑電訊訴相思。”對我們大家庭作了很好的概括。回到家鄉竟無家可歸,我們只在村口稍停便返回縣城。四叔感嘆他自己“流浪香江五十秋,愧無文章耍妙筆,幸未沿門揸缽頭”,發出“鳥倦知還尋歸宿,鄉居頤養復何求”的感慨。

        人生幾十年,浪跡天涯,返鄉的路是那么近,又那么遠!

        但我們不管走到哪里,并未忘記祖宗,緬懷先人,聯系親情。先人在天之靈一定會祝福我們大家生活幸福,家庭安康!

                          2006.4.于廣州

        注:關于這次回鄉祭祖,慶弟已有詳文一篇《祭祖小記》,本人制作了一個小電影,以上是小電影的解說詞。作為對慶弟文章的補充。

        這次回鄉祭祖,承蒙我的同鄉學生項仲貞的大力幫助,無償派車并親自開車送我們,真不知如何感謝才好!我愿借此機會代表我們這個大家庭全體再一次表示衷心的謝意!

        堂侄贊錦也給我們提供了許多幫助,在這里也一并致謝!

        在慶弟那篇文章中沒有記述的是他當天離開后,我們晚上和四叔一家十多人齊聚在堅都酒家,可謂盡享天倫之樂!次日,好友陳永威請我們喝早茶,他現在是陽東縣僑聯副主任,和我們從香港回鄉的四叔有一定的關系,因此請四叔也來和他見面認識。大哥、贊寧、逸秋和他早已熟悉,久未見面,這次相聚甚歡。

        下午回程返廣州,在陽江汽車站,沒想到我和大哥竟可享受免費乘大巴(70歲以上),這是家鄉對我們遠道而回的鄉親的歡迎和歡送。

                    2006.6補充于南京

      視頻《還鄉掃墓記》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