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又上還鄉路  重溫故人情

      陳賢杰

      2003年歲末,我和荷英及女兒逸秋及地校同事鈕繩武老師夫婦一行五人,應學生項仲貞之邀請,到了我離別五年的故鄉陽江市。

      這次旅行主要是應我校畢業的家鄉學生項仲貞的盛情邀請,又為了和多年未見的同鄉親朋好友相聚。對我女兒來說,第一次踏上祖籍故鄉的土地,圓了她心中多年來想尋根問祖的夢想。對鈕老師夫婦來說,初次踏上秀美的粵西大地,瀏覽了廣東的南海明珠海陵閘坡海灘。這是一次不同尋常的旅行。雖然短短的兩三天時間,但已時時處處感受到了師生情深以及家鄉巨變,老友鄉親的熱情好客給我們留下極其難忘的回憶。

      31年前,即1972年,也是歲末的這幾天。我只身從南京返回闊別24年的家鄉,看望剛剛被遣回鄉的父母親。1973年的元旦就是在家鄉度過的。那是在“文革”之中,那時的返鄉沒有什么好心緒。從廣州到江城,破舊的汽車顛簸走了七八個小時。

      這次,1226日,我們和鈕老師夫婦相約在省汽車站集中,乘坐920分的舒適的大巴,由廣佛、佛開高速轉開陽高速,不到三個小時就到達江城,和上述的七八個小時相比真不可同日而語;和五十多年前母親帶著我出廣州,舟車勞累走了三天三夜更有天淵之別。

      這一天,天氣格外晴朗,溫暖宜人的南國之冬,令人十分愉悅。沿途粵西風光疾馳而過,來不及細細觀賞。這與我1995年返鄉時“風雨故鄉路”恰成鮮明反差。那次是與大哥返鄉祭祖,風雨兼程。(見本主頁《風雨故鄉路》)

      到達陽江車站時,剛過12點,因為有了手機的不斷聯絡,項仲貞同學已在車下迎候,不久老友陳永威先生也開來了他的私家車。我們隨即分乘兩輛車子開到了東暉酒家吃中飯。下車伊始就品嘗到了家鄉的海鮮和特色菜肴,諸如沙蟲和一些我們叫不上名字的海魚。

      飯后,大家到了項仲貞為我們預訂的座落在漠江路上的滿江紅酒店。這里環境潔凈舒適,清幽安靜。稍休息后,我們到陽東縣參觀了項的新居。車子經過寬闊的街道,江城與陽東已連成一片了,不像從前還隔著農田農舍。現在的分界線就是一條馬路。這邊是江城,那邊是陽東。項的新樓是一幢四層半的400多平方米的樓房。每層都有廳房衛生間,寬敞明亮,設計布局很有特點。雖沒有全部裝修完成,但已初具規模。其寬大舒適是我們大城市人所無法比擬的。很多學生的居住條件都比我們老師更強,說明生活一代更比一代好,青出于藍勝于藍。

      手機,小車,美食,寬敞的住房,一切說明著時代的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當晚,在明月星山莊的一間包房里,項夫婦,陳永威夫婦及兒子女兒和我們共四家人濟濟一堂。這是一家以烹飪鮮蠔著稱的酒家,在這里品嘗了幾種不同制法的蠔,鮮蠔,紅燒和蠔肉炒飯等,還有泥包雞(類似叫化子雞)等,味道也很獨特。我用數碼相機記錄下了許多難忘的鏡頭。陳的兒子已是高三學生,女兒也已上初一了。我上次來見到他們時女兒還未上學,還抱著她照相。現在已成大姑娘了。她以自己成了陽江一中學生而自豪。因為一中出過許多名人。

      第二天一早,他們接我們到國際大酒店飲早茶。據說這是一家四星級酒店,面對風光秀麗的鴛鴦湖,湖邊便是聞名中外的風箏場,在這里舉行過多次國際風箏節。早些年我來時經過這里,并不覺得有什么風景,只是一片草皮場地而已,今天看來卻是個很美的地方。酒店茶廳寬大豪華,有點像番禺的麗江明珠(俗稱“白宮”)。這時茶客如云,各式茶點一應俱全。有一樣榴蓮餅深得大家的欣賞。

      飲茶后,項仲貞陪同我們到海陵島閘坡游覽。對我和荷英來說閘坡已不陌生。對女兒和鈕夫婦來說,則是初次游覽。在這里曾舉行過多次國際沙灘排球賽,可惜冬天的海灘進入淡季,游人很少。但海闊天空遠近風光一覽無遺。這是廣東省南海上的第二大島。沿著沙灘岸邊,我們流連忘返,還到漁港觀光留影。然后,我們折返陽江港口吃中飯。在港口酒家,我們吃到了最新鮮的海產了,直到下午將近三點才開始返回。他們又帶領我們到陽江體育館,大家在這有標志意義的建筑前留影。

      這天下午余下的時間,我們沒要東道主陪同,自由徜徉在江城繁華的商業街上,在新開張的雨田銅鑼灣廣場(一座類似天河城的大型購物城內)中購物,到照相館沖印兩天來的珍貴合影。回到酒店,我約了表哥蔡杰生來見面。記得1972年末的那次回鄉時,到了江城首先就找到了他的家。當時他住在一條窄窄的叫興無街的巷子里,一聽這街名就知道,顯然是“文革”的產物。1984年我在南下的火車上初識陳永威的時候,我就托他帶了一些我在南京放大的照片給杰生表哥。他們也就因此相識了。人們說:相識就是緣分。這次我的到來,又使他們相見。雖已隔了20年,但還像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這天晚上,在住地對面的泰臨酒店大家相聚一堂,非常愉快。我們分別來自五家人,親情,鄉情,師生情融合在一起。(關于這方面的情況請閱本主頁“故鄉情”欄目,有兩篇在陽江報上發表的文章,其中有更詳盡記載)。

      當晚,我們又都回到所住的酒店聊天,因為第二天上午我們要離開江城了。我們一家三人要到中山看望我的弟弟。鈕夫婦要回廣州。兩天來,為了接待我們,他們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陪同,使我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我們很過意不去。對我來說,故鄉情總是時時充溢心胸,故鄉人的盛情永遠難忘。項仲貞還特意拿來一本精美的筆記本要我和鈕老師題詞留念。鈕老師起草,由我執筆書寫了即興詩一首:幾番邀請意殷殷/今日相逢夢已真/師生情意深如海/粵西重聚酒頻斟/十載辛勤陽江路/“三事”功成一片心/喜看前程花更好/大業更上樓一層。(注:“三事”是指項仲貞畢業回鄉后十一年完成了三件大事:攻讀本科畢業,蓋好五層新樓,結婚后家庭幸福并扶助弟弟畢業至工作)。

      他還要我另外再寫幾句,我即興寫了校友情,師生情,鄉親情,情深似海!愿君:前程似錦,家庭幸福!

      次日晨,離別前,我們又在鄰近的新醉月酒樓飲茶,杰生表哥和陳表嫂出席。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位表嫂,大家都十分高興。又照相留影,記下這難得的時刻。

      9時前,他們送我們到車站。臨走又送給我們家鄉特產,盼望后會有期。巧的是項夫人小霞正是該車站的客運主任。她張羅著為我們購票,招呼我們進站,使我們非常順利地登車上路。他們一直目送我們的車出站。至此,這次難忘的陽江之行圓滿結束。

       

                                                                20031231于澳洲山莊

                 返回賢杰主頁目錄         返回往事追憶目錄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