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西 行 隨 筆

                                       王衛民(遺作)

                                (一) 紅原

         2003年2月12日凌晨5點半鐘,我們所乘的列車到了四川的首府——成都。開始了我們的西行之旅。
        7點鐘,我們買到了去紅原的汽車票。紅原是我們這次西行的終點站。從地圖上看,紅原位于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地勢屬高原地區,氣候屬高原氣候,平均海拔3500米,是一個少數民族聚集的地區,主要民族有漢族、藏族、羌族,藏族人口最多。

         汽車一出成都,就在山澗中穿梭,透過車窗可以看到,清澈的溪流和皚皚的白雪點綴著我們的路途。整個車廂就10個人,除了我們三人,彼此都不認識,所以車內顯得很空,也很沉悶。在我的后面坐了三位少數民族同胞,看服裝好象是羌族,兩女一男,她們偶爾也互相交談,聲音很小。

         山路蜿蜒盤旋而上,象一條巨大的蟒蛇把一座座山峰成S型纏在一起,而我們乘的汽車正象蟒蛇的一部分纏著山峰而上。隔著車窗看,山上的白雪耀得人睜不開眼,皚皚白雪點綴著這個神奇地方,給我的感覺好象到了美麗的青藏高原。

        隨著汽車的爬行,地勢也在不斷升高,望眼車后,可以看到陡峭的山崖,路正好從山崖旁邊經過;一路上車流極少,除了我們所乘的這輛中巴,再也沒有看到其他車輛。車快到山頂時,我看到一個養路工人正在賣力地打掃路邊的殘雪,我被他的敬業精神所感染,這種敬業精神正是社會所需要的。

         我的耳朵開始嗡嗡鳴叫起來,我的感覺告訴我,車已經行到了整個路途的最高點。同行的羅工這時問一個漢族老鄉地勢有多高,老鄉說:4700多米。緊接著他又說,我們要去的紅原縣城海拔也有3500多米。天呀!盡管我早有了心理準備,還是嚇了一跳,這將對我的意志和身體都是考驗,可以驗證一下我平時的鍛煉是否盡到了心。

         到了一個地方,司機停車下來方便,老半天不見回來,我也下了車。有趣的事發生了:由于山頂極度缺氧,我感到渾身無力,呼吸氣短,心發慌,象煤氣中毒一樣,人幾乎都站不住,五分鐘都沒有小解出,10分鐘后,我臉色發黃的趕緊上了汽車,深吸了幾口氣,才慢慢有所好轉。車廂內比車廂外好多了,在車內沒有的高原反應,到了車外就會特別的明顯。

         接下來,汽車開始走下坡路。還是蜿蜒的山路,不同的是盤旋而上變成了環山而下。下山總是快的,當我們見到村莊時,標志著已經到了山下,相對于剛才的山峰來說,地勢有所緩和,但也有3800米左右,好的是公路再也不用上山而是一路坦途。

         沿途經過了幾個稀稀落落的村莊,說是村莊還不如說是幾戶人家,他們長年累月與這條車跡罕見的公路相伴,卻能給偶爾路過的司機師傅些許安慰和踏實感。當你在黑暗的夜晚遇到一絲燈光,你的心里該有多么興奮和激動,此時你的感覺和行駛在這條路上的司機師傅們的感覺是一樣的。

         有村莊的地方必然就會有牦牛出沒,這種高原上的特有物種,生命力是那樣的頑強,無悔于人類送給它的"高原之舟"的美譽。這里的老藏民不種青稞,單單的放養著牦牛,聽說這里的藏民每一家都養著幾百頭,一兩百頭算少的。一頭養成的牦牛要1500~2000元,大的就更貴了。這里的老藏民很富有也很貧窮,富有的是他們家里的牦牛,貧窮的是他們的文化生活。這幾年國家西部開發戰略的實施,使這里和開發前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牦牛肉幾乎全部出口,給他們換來了財富,也帶進來了一些文明的氣息。

         不知不覺汽車已接近了紅原縣城,遠望才發現她座落在山谷之間,成狹長條狀。由于已到下午6點多鐘,紅原城已亮起了街燈,象在迎接我們的到來。6點45分,汽車終于開進了紅原汽車站,車剛停穩,我便看到了先于我們到此的丁工(我們單位的測量主管,生產科副科長),帶了幾個人來接我們。他們一見面,便問寒問暖,使我倍感親切。我們清點了隨身攜帶的物品和儀器,直到沒有拉下什么,才分別提著物品儀器向招待所走去。

         由于缺氧又提著重物,所以走得很慢,汽車站到招待所也就是500多米遠,在內地可能用不了幾分鐘,但在這里就不同了,7點10分左右,我們才走到招待所,幾乎用了半個鐘頭。我給丁工他們講了在山頂小解的趣事,聽后,大家都笑了起來。

         到了招待所問題又來了,我們三個安排在二樓住,上樓梯時感覺到呼吸急促,頭略微有些疼,一旁的丁工告訴我,不能急,要一步一個臺階,不然就會感覺不舒服。這句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中,我此時急需的就是鼓勵與安慰,無論在工作中還是生活中,丁工都給了我許多類似的鼓勵,使我受益非淺。

         我開始有了高原反應,頭疼、惡心、胸悶、氣短,連晚飯都沒有吃就上床睡了。睡是睡了,可是怎么也睡不踏實,剛要睡著時又被憋醒了,加上頭疼,整個晚上都象在做噩夢一樣,精神游弋在睡與不睡的邊緣。

         等我完全適應過來,已經是第三天了。隨著到隊的員工對高原反應的適應,全線工作也便順理成章的開始了。我所在的測量班,開始布點和做網(控制網)。我們就一條測線,186公里。測線基本上都在山上穿行,這給作網和測線施工帶來了很大的困難,即使用的是RTK(實時相位差分測量)也無濟于事。第一天作網時,我和劉紅星(我們的一個校友,88年畢業)一臺儀器,我們要到的點位相對于這里的地面高差是160米,在比較緩和的一個山包上,這160米我倆用了45分鐘,中間歇了四次才爬了上去,可想工區的地形條件是多么艱苦。

          正當所有人心存疑慮時,第七天突然接到甲方通知,由于這個地區的地震資料難于采集,甲方單方面決定終止合同。這對于我和我們的整個隊伍都是一個好消息。說句心里話,在這個地區干物探測量,對還不適應高原作業的人來說是對身體的一種摧殘,這決沒有一點點的夸張。不干了對我們和甲方都是一種解脫,甲方減少了損失,我們也得到了一定的賠償,最主要的是員工的身體能免招傷害。

         這樣,我們的隊伍要撤回新鄉。但由于工作需要,我又被安排押車到內蒙古杭錦旗去,前往四物341隊報到。

        2月21號早上,我們的車隊從紅原縣城出發。臨出縣城,我用自帶的相機拍下了紅原的日出,我將帶著紅原的氣息去感受另外一片藍天。

         從2月12號走進紅原,到2月21號離開,歷時12天。在這短暫的12天里,發生了許多事,其中就有我寫在上面的這些事。

              (2003年2月25日夜于內蒙古蒙華海勃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酒店111房間;
                                                2003年3月4日整理,2003年3月12日上電腦)

                                              () 艱難旅途 美麗風光

          伴著紅原的日出,我們的車隊上路了,16輛車井然有序;在這條一向行車很少的公路上,我們的車隊儼然是一道奇特的風景。

      若爾蓋是我們路途的第一站,在紅原的北面,約160公里。從地名可以看出,這是一個藏族比較集中的縣城;若爾蓋是藏語翻譯過來的,具體是什么意思不太清楚,只知道是譯音。

      行車途中,不時能看到公路兩邊揀牦牛糞的人。牛糞就是藏民的柴草,在電影《紅河谷》中看到的用牦牛糞煮酥油茶的鏡頭,在這里得到了印證,可惜的是我沒有品嘗到用牛糞煮的酥油茶。

      不管我們的車行到哪里,只要遇到藏族同胞,他們都會朋友一樣和我們招手微笑,憨厚、淳樸蕩漾在招手和微笑之間。

      上午9點多鐘,車隊行駛到一段霧區,于是我們放慢了行進速度。等到我們駛過了這一段霧區,又逢上了一扇門——彩虹之門。美麗極了,薄霧中彩虹的色彩是那么鮮艷分明,本想拍下這美麗景象,無奈要趕路,只好作罷。

      我們“爬”上了山頂,放眼前方,公路又變得蜿蜒崎嶇起來,而身后山坡底下的牦牛成為了一堆堆的小黑點……

      中午11點半鐘,我們行駛到了若爾蓋,車隊在這里要作簡單的休整,同時也該吃午飯了。我的午飯很簡單,只是一碗面條。吃過飯,我看看了表,還有一點時間,便去飯店后面河邊看牦牛喝水,順便拍了幾張照片(可惜照片還沒有沖印出來,否則大家一定會看到眾牦牛在河邊飲水的景象。)。

      吃過午飯,車隊繼續前行,前面我們要翻一座山——小二郎山。320國道就從此山穿過。說是國道,但路面全是用碎砂石鋪的,行駛起來顛簸得厲害。一路顛簸得人昏昏欲睡,這是一段極其難熬的行程。

      當行駛到320國道480公里處時,看到公路邊豎著一塊大的水泥碑,上書“中國最大的濕地保護區”。這是一個天然的蓄水“池”。是大自然留給人類的財富。放眼望去,不見盡頭,十分遼闊。可惜我沒有在此拍照留念,只是深情的望了一眼,把她印在了腦海中,作為美好的回憶珍藏起來。

      過了濕地保護區,便進了甘肅境內,依稀能看到村莊。甘南地區也是藏族比較集中的地區,甘南的藏人和西藏的藏人有所不同,據說她們有著不同的祖先,但信仰相同。他們和四川的藏民屬于同一個分支——白馬藏族。說起這個還有一個故事。

      相傳,在盛唐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回藏時,內部發生了矛盾, 有一部分人由于向往內地的繁華而不愿回藏,于是就發生了戰爭,恰逢一個騎白馬的壯士從此經過,搭救了他們,為了報答白馬壯士,就另立祖先,改為白馬藏族。(關于這個故事,我也沒有具體考證,只是在烏魯木齊去成都的列車上聽一位本地的教師所說,寫出來與大家一起探討,有失實請告知我指正。)

            這里的藏民比較四川阿壩州的藏民境況要好得多,村莊集中,規模也大了許多,并且還有學校。

      沿途給我印象最深的要數美麗的藏族少女,無論在四川阿壩州還是甘南,都能看到她們美麗的的身影,她們身著自己民族的服裝,綴滿銀飾,有的走在路上,有的騎馬放牧。騎馬的少女更是能吸引路人的目光,她們不時還在草地上騎馬奔馳,英姿颯爽,頗為好看,那場景至今還在我的腦海中時時出現。美麗的藏族少女,我給了你無數的深情眼眸,而你也給我留下了永遠的思念

      晚上7點半鐘,我們趕到了甘肅省南部的一個小城市——合作市。由于我們的車都是外地牌照,不能進入市區,只好在市郊找了一個有停車場的旅店安頓下來。

      一天的旅行在我打著呼嚕的美夢中劃上了句號……  

                         (寫于20030327日于內蒙古杭錦旗)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