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悼念王衛民同學   陳賢杰

       

      噩耗傳來,我們無比震驚,痛心至極,徹夜難眠。怎么你就這樣突然地走了呢!幾天來,我們時時問自己,是不是在夢中啊!……

      但這竟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無情的歹徒用尖刀奪去了你寶貴的生命,留下一對孤兒寡母。你還未滿三十歲啊,有多少美妙人生在等著你。

      五月份,你在揚州作業,那天,王文德在我家,我們三人都和你通了電話。

      國慶后的一天,你從新疆打來電話,給我們送來節日美好的祝愿,先后和我及王老師長談在大西北邊陲的生活和工作。我們一再囑咐你注意身體和安全。怎么也想不到,四十多天后,我們竟陰陽兩隔。

      記得六年前的一天,你在工作之余只身到廣州番禺探望我們,和幾位校友相聚甚歡。星海公園、魯迅塑像前留下了我們的合影。歡聲笑語現在都還在腦海浮現。

      2001年,我又一次在廣州歡迎你們全家。能在廣州看到你和紅麗恩愛幸福,看到你們活潑的兒子兵兵,我和王老師是多么高興啊!然而,萬萬沒料到這次的分別竟成永訣。

      噩耗很快傳遍工測08班同學,你在校時曾經是他們的班長,四年朝夕與共的同窗摯友,個個無比痛心惋惜。1218日(你遇害周月),上海的顧衛鋒、丁盛,南京的王文德代表同學們親赴河南新鄉,帶去同學們的安慰和捐助的15千多元,以微薄之力和友愛之心撫慰你的愛妻和愛子。

      在我的網頁上(www.cnbno.com/erge/xj.htm)“芳菲天涯”欄目里還留著你的《西行隨筆》等兩篇文章,現在竟成了你珍貴的遺作。大家還等著你的續篇《新疆放歌》啊!

      我們還能做什么呢,去者已去,無法喚回。愿我們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幸福安康!愿呂紅麗堅強再堅強,帶好兒子兵兵。生活總還要繼續!

      我們會記住你在20034月發自內蒙的《春天的遐想》中的話:

         “在這個春天里,我想給所有的親人和朋友送去祝福,借著春風、借著鮮花、借著發青的枝芽,讓我的祝福飄在春風中、蕩漾在解凍的溪流里、撒播在青青的草地上,一直送到他(她)們的心坎上……。

      每每到春天來臨時,便是我的祝福泛綠發芽之時,但愿化成澎湃的血液,激蕩著他(她)們的心房,讓他們時時想起遠方的我,就象我每每想起他(她)們一樣……”

      衛民,安息吧!

       

      一封發自內蒙的來信(附:春天的遐想

      尊敬的陳老師、王老師:
      你們好!
         2003年3月4日,我借助單位的計算機連接上了互聯網并登陸了您的私人網站。我在您的網站上瀏覽了一遍,體驗到了一股特別親切的感覺,看到您的熟悉的面孔,使我不由想起了在南京讀書的日子。
         在您和王老師的眼中,我可能是一個不求進取的學生,四年當中發生了許多許多的事,其中有愉快的,也有不和諧的,每一件事都象在昨天剛剛發生一樣,往事歷歷在目,讓人不由的產生懷念。
      從畢業到現在,我們也見過兩次面,每一次見面都讓我們彼此激動,尤其是我。
         現在的我也已經為人夫,為人父,深深地感覺到了生活的壓力。在學校的日子靠父母養活,如今只有靠自己的雙手來養家糊口,這就是生活,任何凡人都無法逃避的責任,也是對社會的抗爭。
         看了丁盛給您的信,我也覺得丁盛成熟了許多,和在南京的他截然不同了,唯一沒變的就是他那鉆研的學習勁頭,畢業這七年當中,他的確經歷了許多人在一生當中都不可能經歷的事。對于他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可多得的財富。

         人生的最大快事,莫過于在他鄉遇故友,而遠道而來訪故友卻不遇成了我和丁盛心中的一大憾事,不知哪年再有如此機會!看著丁盛寫的《邂逅呂紅麗》的文章,我的眼中浸滿了淚水,要知道,人的一生當中有可能和故友永無相遇的機會,我體會得到在丁盛內心留下的深深的遺憾。也許這就是緣分,緣能讓人意外相聚,也能讓人專訪而不遇。
         畢業后這七年中,整天都在為工作而忙碌,對于學習卻沒有很多興趣,偶而也會翻起書本,看一段時間后又把它扔在一邊。單位在一九九九年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函授中國地大工程測量系的工程測量專業,第二年,我順利通過了成人高考,開始了半脫產學習生活,今年七月份就要畢業了。可是這對我的工作沒有多大幫助,倒是在個人簡歷上多了一個名堂。
         人的一生要走許多路,有坎坷的也有平坦的,有跌宕的也有灰暗的,就象丁盛在信上所說的。
         其實我有好多話要給您二位恩師訴說,限于篇幅和時間就此停筆。

         向二位恩師致以

      深深的敬禮和誠摯的問候!!!

                                

                                   您的學生王衛民

                                     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于內蒙古杭錦旗

                               

      注:照片為王衛民的愛人、同班同學呂紅麗和他們的兒子


                            春天的遐想                王衛民遺作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早晨,早早的就被鈴聲叫醒,再也無法入眠,只好起床,感受這春光無限。

      在這樣的春日里,很難讓人安靜下來,呆在家里真是對無限春光的浪費。

      如果和孩子在一起,肯定早已去公園或戶外野地踏青去了,可惜我現在還在外面施工。

      我能想象出兒子那可愛調皮的樣子,在那泛青的草地上盡情的嬉戲,無憂無慮,幸福的童年,燦爛的童年,還有那幸福的、天真無邪的笑容,不時再哭上一把鼻子,想借著春風給春天一聲問候。

      兒子都三歲半了,前幾天打電話說上幼兒園了,可總是哭哭啼啼,沒幾天就鬧著不去了,現在先由著他吧,等我回去肯定把他送進幼兒園,哪有不上學的道理,我小的時侯沒有幼兒園上,他現在有卻不想上。

      我的親愛的不知道是胖了還是瘦了,差不多4個月沒有見面了,真的好想她。每一次打電話,我倆都互訴衷腸,綿綿情話就象熱戀中的情人。我們都把彼此的關懷通過電波傳遞給對方,我把對她熾熱的愛通過電話傳遞給她,讓她感受到我內心的沖動……

      我的朋友和同事散布在四面八方,無論新疆、內蒙,也無論廣東、上海、南京,還有南海邊陲,我真的好想他(她)們。不時用手機給他(她)們發信息,表達我對他(她)們的問候!

      家人在這個春天里干啥呢?父親現在在北京,近70歲的人了,很難得有機會出去游玩。北京的景點很多,不過對于他老人家來說,早在十幾年前就已游歷遍了。我想今天的北京定會讓他老人家瞠目,更特別的是,今年有大哥、三弟、四弟、還有三弟媳以及我的小侄女京京也在北京。

      小侄女在北京出生,故起名京京,很有紀念意義。她四歲多了,現在在北京上幼兒園中班。上星期給我打電話已是無話不談,還會對我問饑問餓、問冷問暖的。

      在這個春天里,我們全家還有一件大喜事,將要再添一位新人。我的四弟媳將要給我增加一位小侄女,就在幾天前,四弟給我報告了這個喜訊,真是好事多多。

      母親現在一個人在家,我怕她老人家寂寞,所以隔三差五的就給母親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有時母親在家,有時出去串門了,就無法接到我的電話,今天上午我就分別給母親和二姐打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父母都老了,而他們身邊卻無人照料,姐姐們早已出嫁成家,我和哥哥、弟弟們又常年在外,無法盡到為人子的責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欠的最多的正是父母對我們的養育之恩……

        在這個春天里,我想給所有的親人和朋友送去祝福,借著春風、借著鮮花、借著發青的枝芽,讓我的祝福飄在春風中、蕩漾在解凍的溪流里、撒播在青青的草地上,一直送到他(她)們的心坎上……。

      每每到春天來臨時,便是我的祝福泛綠發芽之時,但愿化成澎湃的血液,激蕩著他(她)們的心房,讓他們時時想起遠方的我,就象我每每想起他(她)們一樣……

                                                        衛民 2003411

                                                      內蒙古杭錦旗

                  返回目錄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