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舊日蹤跡之南頭半島遐思

      (刊登于1985年1月31日南京地質學校校報第100期)

      去年(注:1984)暑假,我有機會到深圳、蛇口一游,所見所聞,令人振奮。深圳本是個破舊的邊陲小鎮,五年間一躍成為初具規模的現代化城市,成了全國最大的經濟特區,引起國內外人士的注目。我強烈地感到了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對外開放政策的無比威力。

      那天,汽車快到沙灣邊防檢查站時,行駛十分緩慢,走走停停。我透過車窗,看到來往的車輛排成望不到頭的長龍。在檢查站,滿身汗水的邊檢人員匆匆上車,認真驗證放行。汽車很快就進入深圳特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寬闊筆直的馬路,幢幢高樓大廈,似剌破青天的利劍,有的還在緊張施工。據介紹,在短短的五年中,深圳建成和正在興建的十八層以上的高層樓宇達71幢。全國最高的樓宇就是這里的國際貿易中心大廈,高53層,建造時創造了從第13層開始,平均每三天建一層的世界一流速度。

      漫步在市區街頭,處處感到很新鮮,如若置身于一個“雙高”(高工資、高消費)的社會,電器商品很多,有空調的商店和自選商店很多,拿我們這一點工資在那里生活是很難的。我和一位普通工人交談,得知他們的月工資都在二、三百元以上,一個月的伙食約50元。我和從香港過來叔叔、舅舅在酒樓吃飯,要了三個菜,我估計在南京頂多不過89元,在這里卻要30多元。但我一算,他們的工資不正是我們工資的三、四倍嗎!這樣說起來,倒也并不算貴。難怪深圳人家里彩電、冰箱是那樣普及了。人們稱這里是最先富裕起來的城市,又是犯罪率最低的城市。(注:那時一般人家都還沒有彩電和冰箱)

      到了深圳,總要到蛇口工業區一游。這一天一大早起來,坐上舒適的空調大巴,在輕音樂聲中觀賞著公路兩旁一個接一個的建設工地上繁忙的施工景象。快到蛇口時,看見路旁豎立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大牌子,此時正趕上騎自行車上早班的工人的洪流,他們是那樣緊張地開始了一天的生活,與這個大牌子的口號完全相稱,創造了有名的深圳速度、蛇口模式,并取得了“全國最富城市”的美譽。未到海邊,我老遠看到鄧小平同志視察這里時題寫的“海上世界”四個醒目的大字。那里是一艘退役的一萬六千噸豪華游輪“明華號”,船上有高級客房、舞廳、游樂場、酒巴和商店。我自以為來得很早,然而這時已游人如織。我登上船的最高層,憑欄遠眺,海闊天空,浮想聯翩。在那動亂的年代里曾有過多少人想從這里離開祖國,涉足海外,因而葬身海底。據說建造碼頭時,就打撈出無數具尸體。如今又有多少人,向往并陸續返回這塊土地。我又想到,1997年香港回到祖國懷抱以后,這里將是一個怎樣重要和發達的新興城市啊!

      港灣外便是煙波浩渺的零丁洋,望著無邊的大海,我猛然想起文天祥《過零丁洋》中的詩句:“┅┅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皇恐灘頭說皇恐,零丁洋里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當時,文天祥作為囚徒,被押解經過這里時,以這樣豪邁的詩句回絕敵人的誘降,表現了一個民族英雄憂國憂民、報效國家視死如歸的決心。今天,偉大祖國日益繁榮昌盛,人民和衷共濟搞四化,我們感到多么幸福啊!難道我們不應為這一空前偉大的事業獻出丹心嗎!

      入夜時分,我才動身返回深圳,這時,“海上世界”已燈火輝煌,樂聲悠揚,一片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景象。坐上歸程的汽車,回頭遙望“海上世界”,恰似天上墜落的一顆光茫四射的海上明珠。這時,如果你親臨其境,一定會深深感到這一切美景的產生,是黨的對外政策的偉大勝利,從這里看到了我們的未來和希望!

                                                      1985年1月舊稿 2002年3月上網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