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廣雅情結

                                          ——55屆同學畢業50周年而作

      歲月流逝,一晃半個世紀過去,我們廣雅55屆學友們都即將步入古稀之年了。

      有人說,牧人的搖籃在馬背,在駝峰,在草原;漁民的搖籃在扁舟,在河汊,在海洋。我的搖籃在哪兒呢?回頭縱望自己的漫漫人生路,我深深感到:我的搖籃在美麗的南國羊城,在清幽古樸的廣雅大院。

      那是一所有著百年悠久歷史和光榮傳統的著名學府,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前夕,我們這批十三、四歲稚氣的少年從四面八方云集到這里,開始了中學時代的學習生活,過著寄宿的緊張而活潑的集體生活。在優美的環境中,在老師們的諄諄教導下,我們健康成長,德智體得到全面發展。

      雖然50多年過去了,然而此刻,點點追憶在心頭。我的腦海里閃動著那時活躍在教室、操場、冠冕樓前湖心亭畔的一個個難忘的鏡頭。

         當時我的家境不大好,我還清楚記得每次從家里返校時,拖著木屐從越華路小東營的家步行經過西華路的情景。在食堂里,有條件的同學蒸臘腸,而我有豆腐乳。記得申請助學金的班會上,我站在黑板前介紹家庭情況時是流著淚的。是廣雅這個大家庭和同學們的支持,讓我享受著乙等助學金,使我度過難關順利完成了學業。今天回顧當時的學習生活仍然感到十分愉快,清苦的生活也鍛煉了我。

      在廣雅,我們跟著時代前進的步伐,經歷了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幾個政治運動,在這里我們躲過國民黨飛機的轟炸(194933日)。三反五反時期我們上街規勸商人守法經營。抗美援朝時期我們一部分同學毅然參軍,北上到接近朝鮮戰場的東北。我們沒有辜負母校的教導,在部隊中得到鍛煉,幾十年來,在艱苦的崗位上把寶貴的青春奉獻給了新中國的測繪事業。

      在廣雅,我們勤奮學習蔚然成風。為了學好功課,有的同學身上涂上避蚊油,熄燈后仍借著走廊昏暗的燈光復習功課。有的同學借著手電筒的燈光在被窩里看書。

      在廣雅,我們加入了少年兒童團、共青團,嚴格要求自己,在先進集體中思想得到鍛煉提高。

      我們同學之間團結友愛,學習上互相幫助。老師的教導關心愛護像陽光雨露,涓涓細流,滋潤心田。

      記得我和伍端顏同學每周有一、兩個晚上到西華路的泰盛紡織廠夜校義務給工人們上文化課。小小年紀便走上社會,報答社會,當起小先生并和工人階級相結合了。而幾年之后,我真正成了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在廣雅,正是我們長身體的年齡,課余活動生龍活虎,我們得到很好的體育鍛煉。

      大家做早操時,我作為班級的游泳代表,有點特權,可以不做操而帶著游泳褲到學校游泳池游泳。我和另外三位同學代表乙班參加了自由泳4乘50米接力賽,還得了名次。還記得有一次,我在池中因打噴嚏而嗆水,此時在岸邊上的陳書煌老師看到了,立即警惕地看著我,作出要跳下來救我的姿勢。陳老師這一個細小的動作竟然永遠定格在了我的腦海里。體育老師上課時經常講的一句話至今仍在耳邊回響:“要有微汗,有微汗才有效果!”

         記得有一次,我們凌晨三點起床借著月光踢足球,直到把球踢到圍墻邊的草叢中找不到了,大家才回宿舍睡覺。第二天早晨大家到圍墻邊,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球。

       記得初三的時候,黃益謙同學給我寫了“永、成、家、風、飛”五個示范毛筆大字,后來夾在筆記本中跟隨我幾十年。還記得郜世平同學把瓦片遠遠飛向水面的情景。

      我們的學友之中,有的中途離校,有的中途進校。但大家在這個團結友愛的大集體中成長,同窗之誼恒久保持。每當母校校慶,眾多同學仍返校參加校慶活動,關心母校的進步。畢業后,幾十年來,雖然各奔東西,有的飄洋過海,但許多同學之間仍斷斷續續保持著聯系。

      記得1984年夏天,我到惠州招生,分別近30年的學友何德江騎著單車到軍區招待所接我到他家。當時身為教育局副局長的他賣力地騎著車,我坐在他的后面。到東江大橋上坡時,我對他說:“能不能騎得上?”他響亮地回答:“能!這樣才夠朋友,才有意義!”隨即邊踩車邊唱起那熟悉的歌:“可愛的廣雅,你生長在祖國溫暖的南方,清清的河水流過你的身旁……”歌聲在曠野中回蕩。啊!聽到這歌聲,那深厚的同學情誼和對母校廣雅的懷念之情頓時涌上我的心頭。后來,他經手給我辦了邊防證,使我順利到深圳一游。1992年我有事再到惠陽,他又來看望我,這次可不是騎單車,而是身掛手機,開著小汽車而來。他把我帶到豪華的“燒鵝仔”酒家。他說,早幾天也就在這里招待了另兩位在四川工作的學友湯桂芳(初中和我同班)、羅健夫婦。

      年復一年,多少次校友聚會,海內外眾多校友大家歡聚一堂,無比高興。大家通宵達旦的敘談,唱歌、跳舞、留影,學友情誼溢于言表。順德瀝窖、南海西樵山、番禺蓮花山、增城百花山莊、花都芙蓉嶂、從化溫泉、肇慶鼎湖山……都留下了我們的歡聲笑語。

      1995年,香港的番禺籍廣雅校友趙耀祖先生等十多人回到番禺,當時的番禺市委書記、政協主席梁國維(也是廣雅校友)在番禺賓館設宴歡迎。正在番禺的我和梁以堅(時任番禺國土局副局長)、湯桂芳等應邀出席。

      1998年秋,曾和我一起當小先生的伍端顏同學從國外歸來,黃勤卿等十多位學友陪同游覽番禺蓮花山。分別近50年遠隔重洋的學友重逢仍感到十分親切。我想,這就是廣雅的魅力和凝聚力所在。那一天,我是第二次攙扶著勤姐參觀她贊助興建的蓮花山燕子巖景點。那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幾十年來,從這里結出無數的桃李,芳菲天涯。我們沒有忘記自己是廣雅的一員,并以此自豪。我們也處處以母校的光榮傳統激勵自己,在工作中爭取出色的成績,為廣雅、為母校爭光。

      在紀念55屆學友畢業50周年之際,愿各位老師和老同學多多保重,做到老有所為,老有所樂,頤養天年。我們后會有期,來日冠冕樓前再相聚!

       

                      2004.11.25于江蘇南京東南大學宿舍大院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