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iztq"></rt>
    1. <cite id="oiztq"></cite>
    2.                                                                          

      我的學習生涯和我的班主任

      方子巖

           我的小學位于成都杜甫草堂東邊不遠,故稱草堂小學。小學高年級的班主任曾潤道老師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教語文。后來得知,由于成分不好,師范學院畢業后分配到草堂小學教書,我有幸受教于一個大學畢業的高才生教語文,同時是我的班主任。曾老師書教得好,體育也好。在關鍵的后兩年,我語文進步很快,作文寫的也好,記得有一篇"我的理想"作文,寫的是我長大后當一名潛水員,以自己在河中游泳時的遐想,展開思緒。其情其景,生動感人。被當做范文在班上講解。

          小學畢業,我如愿以償考上省重點中學——成都九中。成都九中的教學樓、實驗樓、辦公大樓、學生宿舍樓、禮堂、運動場都很氣派。班主任游家騋老師是工作不久的青年,教數學,很有鉆研精神。改革開放后,是片區的中學數學奧林匹克教練,帶隊參加全國比賽,獲得很多殊榮。曾經到南京師范大學進行學術交流,我們還保持聯系。

         1968年我初中畢業,下鄉插隊到福建,在農村一干就是6年多。其間,利用農閑上了2年高中,雖說是亦農亦讀,也學了不少知識。高中的班主任俞永光老師,教化學。愛好音樂,二胡拉得很棒。是一個和藹的長者。他很重視我的經歷,讓我把17歲就在農村獨立生活、鍛煉的體會進行總結,向全校師生作報告。由于從小語文基礎打得好,高中時寫了一篇“秋天"的作文,也被當做范文在班上講解。

          從68年到74年,我在農村的勞動表現得到大家的肯定。1974年8月,群眾把我的名字推薦給大隊,經大隊審核后又推薦到公社,公社審核后推薦到縣上,縣上再審核后推薦到地區,最終被南京地質學校測繪專業錄取。10月的一天,我背著打包得很象樣的"鋪蓋卷",提著在農村自己用木頭釘的箱子,再次走進大城市。與成都平原相比,南京是依山傍江的丘陵城市。班主任陳賢杰老師,軍校畢業,教專業課——控制測量。陳老師興趣廣泛,除了小提琴拉得動聽外,唱歌、下棋、書法、文章、做詩都很在行。故又教我們語文課。其次,陳老師又是一個體育愛好者,籃球、乒乓球、游泳也很棒。我從小就喜歡游泳、乒乓球和下棋,上學期間,經常與陳老師一起鍛煉。大大豐富了我們的業余生活。兩年多的測繪專業學習,經歷了三次生產實習:南京小崗下、安徽當涂和浙江上虞,都令人難忘。陳老師很重視對我的能力培養,每次實習之前,都帶我去踏勘測區,與甲方聯系,落實住房以及資料準備。記得第三次實習前,陳老師帶我在浙江上虞曹娥江邊的龍會山頂上找已知點,當時艷陽高照,山高、林密、草深。我們頂著烈日爬山、找點的情景現在還歷歷在目。76年12月我順利畢業,本著回生源所在省地礦系統工作的原則,福建省地礦局來接收我去福州地質學校工作,而南京地質學校也需要年輕人充實到教師隊伍,我最終被留在學校當了一名教師。在航測教研室工作。

          工作期間,1983年我考上武漢測繪科技大學航測與遙感專業函授本科,班主任侯蘊萍老師曾經教過我程序設計課,她后來在函授部工作。在我的學習過程中,給予我許多幫助。

          2000年,南京地質學校并入東南大學,從此我面臨的是大專和本科的學生,并給本科生開出了"CAD及軟件應用"課,為了更好地勝任本科教學,我又參加了研究生班的學習,班主任邱志琴老師,是東南大學交通學院科技女秘書,邱老師待人熱情,這是一個比我年齡還小得多的班主任老師。在研究生班學習的第一學期,我的孩子已是東南大學強化班大三的學生,我正在學習?quot;數值分析",他已經學過了,可見強化班是重點大學的一個特色,以最強的師資和特選的教材投入到強化班一二兩年的基礎教學。科技的迅猛發展,知識的快速更新已成必然。我也在不斷地學習新知識中得到許多樂趣,在原來講授攝影測量與遙感的基礎上,新開出了大學計算機基礎、程序設計、AutoCAD、數據庫技術等課程。

         在長期的教學工作中,我也承擔了多年的班主任工作,班級多次獲得文明班級稱號,培養了多名學生入黨。親身體驗了當班主任的辛苦和樂趣。

         回顧我的學習生涯,基本上是伴隨著勞動和工作進行的,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所處的特定歷史。68年下鄉插隊國家連續計算工齡。如今已是35年工齡、27年教齡的半百之人。我的孩子81年出生,已是重知識、重科技的年代,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不斷向高學歷攀登。回憶我的歷屆班主任,他們都學識淵博,才華橫溢。做他們的學生,我感到由衷的自豪。他們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學無止境,不斷求新。這么多年來,我公開發表學術論文30多篇,有2篇分別收入國際會議論文集,同時參加兩個國際會議并宣讀論文。現在是東南大學副教授。

         憶往事,感觸深。班主任傾注在學生身上的關心和愛護終身難忘。2002年五一前夕,由我牽頭,發起了測繪7414班畢業26年南京聚會的倡議,同學們紛紛響應,在南京工作的同學成立了籌備小組開展工作。5月2日,同學們從祖國各地云集南京,重聚母校,看望班主任陳賢杰老師和其他任課老師。26年重聚首,師生見面的情景感人而熱烈。陳老師看到和聽到自己的學生都事業有成,家庭幸福,感到十分欣慰。大家都期待著不久的將來在青島或廈門再第二次相聚。

                              2003年3月12日于南京北極閣東南大學

       

      賢杰注:方子巖同學畢業已26年,是我校文革后第二屆學生。畢業后他留校任教,通過他自身的不斷努力,完成了本科學業,現已是東南大學的一名副教授,擔負著繁重的教學任務。作為當年的班主任,最大的安慰莫過于學生的長進。他的這篇對歷任班主任的回憶文章,對我們每個老師都會有所啟發。

                                   

       

      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